《 LOVE LETTER 》(中)
来源: | 作者:probf8920 | 发布时间: 2019-08-29 | 34 次浏览 | 分享到: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三、痛楚的离逝 温暖的重生

       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中写道,“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片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几乎都经历了残酷的离别,但又都在逝去的伤痛中迎来了温暖的重生。日本人的生死观在这部影片中再一次得到了印证。

       对博子而言,她失去了未婚夫藤井树,但更令她胸中酸楚的是她曾经以为拥有过的美好情感也随着谜底的揭开而消逝;但就在藤井树遇难的雪山上,忘情呼喊的她释放了心中积蓄的悲痛,继续微笑着面对新的生活。对男藤井树而言,生命已经凋零在雪山的征途中,但两个女孩的书信来往唤醒了他那段尘封的情感,尽管肉体已经消失,但他的情感却得以昭然,并将永驻在爱人的心中。对于女藤井树而言,她的体验则更为丰富。在还没有得知男树对自己的感情以前,女树内心最大的创伤来自父亲的去世,所以她宁愿一直被感冒困扰也不愿去医院就诊,那里埋藏着她的噩梦;而男树对她的暗恋则被她有意无意地埋藏。这时的她遭受的是亲人的离去与爱情的未觉,随随着她回忆的加深,病情也逐渐加重,直至她也如父亲一样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在生死的边界体认过死亡的触碰后,这种相似情境的再度演绎才驱散了笼罩在她身上的父亲死去的阴霾,与此同时,那些被她疏忽、掩埋的爱的记忆才破土而出,在心底发芽。


       影片的最后,大病初愈的女藤井树获得了身体的新生,破除了内心死亡的阴影,更复活了一段至纯至真的情感记忆。

       东方式的电影构思——由日本影片《情书》引发的思考。


       近年来,被日本电影评论界称为“日本新电影的旗手”的岩井俊二引起世人瞩目。特别是1995年他的爱情影片《情书》,不仅在日本引起了空前的轰动,而且获得了东南亚乃至欧美的好评。在同年的横滨电影节上,一举夺得了年度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两项大奖。

       影片《情书》的魅力何在?岩井俊二自己说他只不过是在影片中加入了许多个人化的东西。所谓“个人化”,我以为既是他的个人艺术风格,也是民族心理、情感的表达,更是一种东方式的电影艺术构思。本文拟从《情书》的结构方式、情感表达和人生感感情三个方面分别加以阐述。



>>>>>未完待续>>>>>